曹禺日出的主要内容概括(曹禺日出原文赏读)

日 出

曹禺

【内容提要】

全剧共四幕。第一幕写方达生从远地赶到这个大都市,他要感化早年的女友陈白露。陈的客斤里,方提出要陈他走,陈却要方留下来,让他见见世面,矛盾冲突由此展开。这时从陈的卧室走出一个醉得迷迷糊糊的男人,这对方是一个刺激。张乔治刚走,茶房又进来,告诉陈白露,有多少多少人曾来找她,这对方又是一个刺激。于是方由感化转而对于陈的放荡生活进行指责。正当鸡叫,陈打发方去睡,自己也准备休息时,突然又闯进小东西。陈利用银行经理潘月亭将黑三等人打发走,拯救了可怜的小东西,同时又介绍方是其表哥,潘是其干爹。第二幕主要掲露潘月亭对小职员黄省三的压迫和剥削,以及潘与高级职员李石清的矛盾。黄省三来我潘月亭、李石清,哀求恢复工作,被茶房福升奚落了一顿,赶了出去。李石清利用银行面临的危机要挟潘月亭得逞,升了理,而潘又得到张总编辑的电话,说行情看涨。正在大家都得意时,黄省三第二次找来,申诉了自己的苦・而李石清则冷酷地要黄去拉洋车拉不了就去偷,偷不了就去跳楼自杀。最后黄被一拳打了出来,只给了三块钱。一向软弱怕事的黄终于大骂他们是贼、鬼、禽兽。本幕结束时,方达生大喊“小东西”被人弄走了。第三幕通过方去找小东西这一线索,向观众展示了“人间地狱”宝和下处妓院中的悲惨情景。人们看到翠喜等一群可怜的动物,在地狱里受尽精神的折磨和肉体的摧残。都深夜12点了,小东西被黑三打后,还不得不来接客。通过卖报的叫喊,得知黄省三因走投无路,毒死三个孩子后跳河自杀。小东西也不堪折磨,上吊而死。第四慕写潘月亭得到公债行情看涨,马上要发财的消息后,立即报复李石清,辞去其理职务。李不甘心死亡,等待时机反攻。当他得知张总编辑的“看涨”是假圈套后,立即对潘进行尖刻的嘲笑和咒骂;“我叫一个流氓耍了,我只是穷而已,你叫更大的流氓耍了,他却要你的命。告诉你金八已叫黑三在下面看守你”。李也没有得到胜利,他儿子也死了,エ作也没了,下场也可悲。陈白露因赖以寄生的潘月亭破产,巨额债款无法偿还,内心的矛盾亦无法解决,于无可耐何中服安眠药自杀。残酷的斗争和血淋淋的事实教育了方达生,他在工人们昂扬的打夯歌声中,迎着阳光走了出去。

【赏析】

曹禺是我国著名的现实主义剧作家,《日出》写于1935年,是他的代表作之一。

剧本以抗战前天津的社会为背景,以交际花陈白露的客厅为中心,对当时上层社会的荒淫,凶残和下层人民的悲参处境进行了绘声绘色的描写,控诉了“损不足以奉有余”的人吃人的社会,对荒淫无耻损人利已的“有余者”进行了无情的挞伐,对痛苦挣扎哀哀无告的“不足者”寄于了深切的同情。作者把希望寄托在硬夯工人身上,“暗示了伟大的未来”。

主人公陈白露是个有是非感和同情心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,她憎恨金八、黑三,尽力援救小东西。她羡慕自由,不甘于丑恶污浊的生活。但在资产阶级思想和生活方式的腐健下,变得爱慕虚荣,贪图享受,生活放荡,成了一名交际花,过着“舞女不是舞女,娼妓不是娼妓,姨太太不是姨太太”的寄生生活,成了上流社会有钱有势人手中的玩物。她失掉了前进的勇气,不能从泥潭里自拔,因而在“黑夜”将尽,“太阳”即出前,悄悄地“睡去”,被黑暗社会所吞没。她的死,固然和自身的贪图享受、意志博弱有关,但更主要还是社会制度造成的。方达生则是一个富有正义感和同情心的青年知识分子。他热爱自由,向往光明,思想单纯而又充满幻想。他在处处碰壁的情况下,仍然准备和金八拼;想为小东西跑跑为黄省三做点事,这种不满现状而又不肯妥协的精神是值得费扬的。剧本结尾让他在砸夯工人雄壮的夯歌声中,迎着大阳昂首走出、给人以希望,富有积极的意义。剧本还描写了众多的人物形象,如投机倒把、买空卖空的银行经理潘月亭狡黠狠毒的高级职员李石清;满脑子金钱女人的洋奴张乔治;头脑空虚、俗不可耐的富媚顾八奶奶;黑心黑面的流氓打手黑三;以及软弱怕事、哀哀无告的黄省三;不堪折磨,命运悲惨的小东西等等,将“有余者”和“不足者”参水张面孔,鲜明地呈现在读者面前。

总之,《日出》在有限的演出空间内,出色地表现了包括上层和下层的复杂社会的横剖面。剧本将四幕戏的时间分配为黎明、黄昏、午夜和日出,也说明了作者在黑暗中迫切期待东方红日的心情。不足之处是,作品虽以工人的夯歌表示他们才是未来生活的主人,但仅仅是一种暗示,和整个剧情发展无任何联系,因而只能给读者以抽象的朦胧的印象。另外,剧本把金八写成一种可怕的黑暗势力,似乎他是造成一切丑恶和黑暗的罪魁,而没有涉及帝国主义这个最大的元凶,在一定程度上减弱了剧本的现实意义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