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秦娥娄山关的创作背景(忆秦娥的翻译及赏析)

忆秦娥・娄山关

毛泽东(一九三五年二月)

西风烈,长空雁叫霜晨月。霜晨月,马蹄声碎,喇叭声咽。

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。从头越,苍山如海,残阳如血。

注释:

[娄山关] 又名太平关,在贵州遵义之北90里之娄山之巅。群峰插云,一线中通,向为自蜀入黔要隘。二渡赤水,重回黔北,红军在此打败黔军王家烈部。

[“西风”句] 似写秋季物候,实乃当地二月间真实景象。

[从头越] 重新跨越。娄山关胜利后,重夺遵义,若北上,须重过娄山关。

品评:

本篇为夺取娄山关后的抒情之章,是写战争的,但省略了许多战斗细节。写景为主,借景抒情,以情景交融的美学,表达了一种“腾乎天宇”的战斗豪情。

上阕,“西风”二句为眼前实景。言及“西风”“雁叫”和“霜”侵,人们会以为是“晚秋”景象。考娄山关之战,在1935年2月26日,南方黔中,已是早春。以秋词写春景,一与心情吻合,二与血战吻合。首句那个“烈”字,是风势,亦战势,故二句一出,娄山关之战的肃杀气氛,陡然而起,但这是侧面的、暗示性的。待“霜晨月”三句吟出,原先由“风”声、“雁叫”伴奏的自然景观,因为“马蹄声”“喇叭声”的介入而一变为战争景观。可以将“马蹄声”“喇叭声”理解为冲锋陷阵,也可以理解为战斗结束,红军队列威武通过。上阕五句,一句重叠,仅有四句,写了四种声音:风声、雁声、马蹄声、喇叭声,声音的主体,是红军战士。但有几种声音被诗人省略了:枪声、炮声、喊杀声。虽然未写,读者可于心灵感受。

下阕,“雄关”句呼应词题,叙述描写之中夹一议论慨叹。莫说雄关如铁,红军战士不是一越再越吗?“铁”字,金城汤池之谓也。故词中最豪放语,当为“而今迈步从头越”。娄山关之战,非长征“头”一战,但却是长征“头”一次大胜仗。因而,“从头越”不但表明“从零开始”的气度,也表明“从胜利走向胜利”的信心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