辛弃疾菩萨蛮(菩萨蛮原文及翻译)

淳熙元年,即公元1174年,作者曾经登上建康(今江苏南京)的赏心亭,为后世留下了那首极其著名的《水龙吟·登建康赏心亭》,词中所表现的感情,是何其激愤,又何其忧愁!所以词人在结尾处写下了“倩何人唤取,红巾翠袖,揾英雄泪”这样积郁难平的词句。

而同年,辛弃疾还写了下面这首同样饱含忧愁和英雄之泪的《菩萨蛮》。写作这首词时,辛弃疾已经三十五岁了,南归也已经有十二年之久,岁月流逝,壮志难酬,在登高望远之时,自然感慨万千。词中以喜剧性的表现效果,却让人在读完之后,笑声中洒下同情的热泪。

菩萨蛮·金陵赏心亭为叶丞相赋

辛弃疾

青山欲共高人语,联翩万马来无数。烟雨却低回,望来终不来。

人言头上发,总向愁中白。拍手笑沙鸥,一身都是愁。

上片写登上赏心亭之后的所见所感。词中的“高人”指的是题目中所提到的叶衡。在作者笔下,青山也有情,不写人之看山,而是以山之就人,想要和“高人共语”,似乎这势如万马奔腾、接连不断的青山有着同样万千心事要向他诉说。叶衡是一位很有才干的主战派高官,对辛弃疾也十分赏识,算得上有知遇之恩,所以辛弃疾对他是十分感激的。

接下来三、四句却笔锋一转,借烟雨的迷蒙之景,表现出无穷的惆怅和感慨,是寄托深远的句子。叶衡虽然主战,但是主和派的势力更加强大,在收复失地这件事上,所遇到的阻力之大,是词人想象不到的,所以希望转瞬变成了失望。虽是感慨,却蕴含无限愁思。

下片从眺望远山,变成了对沙鸥之鸟的调侃和诙谐,虽然用笔十分轻快,但是细细品味却充满了郁郁之情。人们总是说人的头发是因为愁闷而变白的,可你看那水上的沙鸥,一身白色,难道是一身都是愁吗?词人在这里似乎要发了狂,拍手大笑,笑沙鸥之一身白。词到这里,似乎将上片的阴霾一扫而过,但仔细玩味之下,却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。

试想,沙鸥一身纯白,是自然造物的结果,和愁有什么关系?可是辛弃疾在这里却故意制造“装傻卖呆”的逻辑错误,想要表现的幽默洒脱,反而让人感到强行解释的无奈。所以,说鸟愁是虚的,人愁才是实的。作者之所以要用这种反调,其实是感情上的挣扎,但是,要知道,感情上的挣扎并不是心灵上的解脱。正是“人生四十未全衰,我为愁多白发垂。何故水边双白鹭,无愁头上也垂丝”(见白居易的《白鹭》诗)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