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首回忆诗词: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


在梦与醒之间

遣怀

【唐】杜牧
落魄江湖载酒行,楚腰纤细掌中轻。
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。
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。十年,漫长得足以构成人生的一个阶段;十年,又短促得像一场让人恍惚的梦。
浮生若梦,感受到这一点的人,定然是梦醒了的人,而醒着的人难免要直面痛苦。杜牧的扬州十年,“不得见重于时”,沉沦幕僚,便只好在声色犬马中抚慰自己内心的失意。但是,在醉与醒之间,在酣梦和现实之间,不知他做过几番痛苦的挣扎。
回忆起那些年醉生梦死的生活,只换来“赢得青楼薄幸名”的结局。这“赢得”,是自嘲,更充满了无奈、不甘和悔恨。

 

  • 无端而惘然的追忆

锦瑟
【唐】李商隐
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
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
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
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
“一篇锦瑟解人难”,关于李商隐这首诗,历来众说纷纭,有爱情说、悼亡说、咏物说、讽喻说、诗集自序说等等。但不管怎么说,我们都能看出这首诗与回忆有关。
回忆往往是无端而生的,常常在不经意间漫上心头,把我们笼罩在过往的幻梦之中。锦瑟只是一个乐器,无论它有多少根弦,都不需要有什么理由。李商隐却以“无端”疑之,“抱怨”它的乐声让自己陷入了回忆之中。其实,真正无端的是诗人的回忆。
“年华无一事,只是自伤春。”李商隐没有写具体的情事,正因为他感叹的是年华和其中美好的消逝。他把这种伤逝之情蕴藏在精心改造的典故之中,写得深情绵邈。
过往就像一场梦,让人在真与幻之间迷失,引起我们杜鹃啼血般的怀念。往事如烟,一切逝去的都不可再把握,只能像玉埋在地下一样埋在心底,徒留鲛人泣珠似的感伤。

 

  • 女子在诗中永不老去,诗人却老了

沈园二首·其一
【宋】陆游
城上斜阳画角哀,沈园非复旧池台。
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。
一切不只存在于空间之中,也经受着时间的冲洗。时间能够改变事物的模样,却改变不了坚如磐石的情感。四十多年了,陆游故地重游,缱绻之情不减分毫,反而随着岁月的加增而愈加深厚。
没有了最初的人,一切看上去似乎都变了,不复记忆中的模样。物是人非,已足够令人感伤。人非物非,又让人如何消受?仿佛那斜阳和画角声都在和人一样哀痛。
韶华流水,他们曾一同携手。那桥下的流水,可曾记下她的容颜?陆游在望向水波的那一瞬间,可曾忆起她翩若惊鸿的身影?

 

  • 借一首旧曲,重醉当年

采桑子·十年前是尊前客
【宋】欧阳修
十年前是尊前客,月白风清,忧患凋零。老去光阴速可惊。
鬓华虽改心无改,试把金觥。旧曲重听。犹似当年醉里声。
“月白风清”四字,语言清新明快,色调简洁明朗,写尽了十年前的春风得意,象征着人生的顺境。可紧接着就是如今的“忧患凋零”,猛一跌宕,落差感极强,光阴流转之速的确让人心惊。
尽管在沧桑中浮沉十年,经历了人事变迁,已无当年的快意生活,但词人似乎依然豪情不减当年。他试着举起酒杯,听着往昔听过的旧曲子,仿佛回到了当年。
已无旧日盛况,却仍然陶醉在旧日的豪情之中,与其说这是豪迈,不如说是追悼和缅怀,尤为让人伤感。

 

  • 要用寂寞来偿还的灿烂

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
【宋】辛弃疾
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,沙场秋点兵。
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。可怜白发生!
马尔克斯在《百年孤独》中写道:“生命中曾经拥有过的所有灿烂,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。”辛弃疾二十一岁时,就在家乡参加了抗金起义。他一直极力主张收复中原,却遭到排挤和打击,长期不得重用,闲居近二十年。这首词就写于他闲居信州之时。
华发已生,收复故土依然是词人心中无法了却的执念。酒可浇愁,更能唤起豪情。词人在醉梦中挑亮油灯,拿起当年的宝剑,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当年的军营,耳畔回响起接连不断的号角声,眼前依稀浮现出雄壮的军容。

 

  • 试问闲愁都几许?

浣溪沙·一曲新词酒一杯
【宋】晏殊
一曲新词酒一杯,去年天气旧亭台。夕阳西下几时回?
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小园香径独徘徊。
时间的流逝常常会让我们沉思:什么改变了,而什么又未曾改变?而那未曾改变的,是否又真的是一切依旧?一样的暮春天气,一样的亭台水榭,同样是伴以清歌美酒。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,一切又似乎全都变了。
在宴饮欢愉之中,无端生发出时光已逝、美好不复的感慨,这是晏殊词中常有的闲愁。夕阳、落花和归燕,都是眼前的自然之景,但词人却由此联想到了整个人生,想到了美好的消逝与重现。消逝是不可避免且令人无奈的,而重现又充满了不确定。相似的情境终究并非全然如往昔,反而还会引起人的感伤。

 

  • 美好只在回忆中浮现

浣溪沙·谁念西风独自凉
【清】纳兰性德
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。
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这首词是纳兰性德为悼念亡妻所作。西风寒凉,无人问粥可温,无人共立黄昏,也无人嘱托天寒加衣。西风吹冷,黄叶萧萧,词人的心像深秋的窗子一样紧闭着,陷入了对往昔美好生活的回忆之中。
斜阳把词人的影子拖得像回忆一样长,回忆像斜阳一样笼罩着他。妻子无微不至的体贴,夫妻之间风雅的生活乐趣,这些让他怀念和留恋的美好,曾经是多么的寻常,寻常到沉浸其中却不曾察觉。消逝了,才意识到美好,怎能不让人感到遗憾和悔恨?

回忆是一条永无尽头的路,没有人能踏上归途,愿你我都能珍惜生活中寻常的美好!愿我们回首岁月,看到如云往事的时候,没有太多的遗憾!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