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魄者的尊严

张伯苓任西南大校长之初,决定扩大学校图书馆的规模,需要招聘一批图书管理员。招聘启事贴出去不久,就有不少人来应聘。这天,张伯苓和助手黄钰生会见了一名应聘者。

这个中年男人40多岁,穿着很寒酸。交谈不久,他问张伯苓:“如果我来这里上班,不知道张校长能付给我多少薪水?”张伯苓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反问道:“你很缺钱吗?”

中年男人点了点头:“我原来在一所中学教书,后来学校办不下去,我就失业了。实不相瞒,我的妻儿都快要吃不上饭了,所以我才急着要找一份工作。现在,我最缺的就是钱。”张伯苓深深地叹了口气:“现在的生活的确不容易,我理解你的处境。你在我这里好好工作,温饱是可以解决的。这样吧,你明天就来上班,试用期一个月。当然,试用期间,我也会给你发工资。”中年男人千恩万谢地走了。

这时,一旁的黄钰生问张伯苓:“校长,这人张口闭口谈钱,满身的铜臭味,做人的尊严全无,你怎么还录用他?”

张伯苓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:“这样的年代,有多少人不缺钱呢?他毫不掩饰自己的窘境,坦言自己缺钱,这难道不是一个落魄者应有的尊严吗?对此,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接纳。”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