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动声色的尊重

章培恒从复旦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,并接受蒋天枢教授的指导。

一天,蒋天枢让章培恒和他一起点校《诗义会通》。令章培恒不解的是,工作中蒋天枢只让他做了两件事:一是到学校图书馆去借了一部《诗义会通》;二是蒋天枢在点校完后,只让章培恒从头到尾通读了一遍,除此之外,再也没做过什么。

几个月后,蒋天枢给章培恒320元钱,说:“这是《诗义会通》的稿费。我已经代你到书店去看过了,局刻本《二十四史》和缩印本《四部丛刊》都不错,价钱也合适,你随自己喜欢买一部吧,多下来的钱给我好了。”章培恒跑到书店一看两部书的标价,《二十四史》是180元,《四部丛刊》缩印本是240元,当下便明白了老师的一片苦心。

他后来回忆说:“先生知道我工资低,无力买这样的大书;如果他买了送我,又怕我心里不安,所以就用了合作点校书的名义。先生这种不动声色的尊重,为的是让我保持自己的尊严。其实,先生自己在经济上并不裕,因为不愿曲学阿世,那个时期他只发表了几篇考证文章和点校了这部《诗义会通》,稿费收入之少可想而知。我最后买下了《二十四史》,将剩下的钱还给了蒋先生。”

不动声色的尊重,才是真的尊重!以尊重为前提的关爱,体现了为人师者的良苦用心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