镜子里的人生

照镜子的人很多,男的,女的,老的,少的,胖的,瘦的,爱着的,苦恼的,心酸的,离恨的。照镜子的人真的很多,有的时候,连镜子自己也不晓得如何能从面目体态照到他们的真实内心。其实,照镜子的人,大都各怀心事。

照镜子的人,不一定能照到自己。没照镜子的人,往往却照见了自己。心,更是一面镜子。

《红楼梦》写芥豆之微的刘姥姥在大观园里迷了路,曹公的笔下,不巧好像是天大的机缘巧合,刘姥姥进了怡红院的宝玉的房中,看到了亲家母戴着一头的花饰,刘姥姥上前搭话,没想到哪里是什么亲家母,竟然是镜中自己,闹出了这么一场笑话。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贾瑞,因为相思害命,跛足道人送给贾瑞一面镜子,嘱其观照反面,不许观照正面。这个贾瑞看了反面竟然是一副骷髅,吓得赶紧躲了目光。然后思忖正面,没想到正面是他日思夜慕的嫂嫂王熙凤,直到陷入情海不能自拔,魂魄勾了去。

如果心似明月,则可遇见澄湖。

《红楼梦》写得巧,曹公哪里肯明示,很多东西一带而过,看似浅近,其意则深,需要用心揣摩,并且生命阅历也要相同、相当、相似,方能读懂一味。

职场人照镜子,是一种需要,精气神在镜子里越发挺拔,入职前必须正冠。整齐划一,步调一致,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赞叹。可往往走出职场,走出镜子,那种挺拔就顿然萎靡走失,职场人完全融入生活烟火另一番繁茂景象。

年轻女人照镜子,是一种生活的补充。她们是左也照照,右也照照,照的是欣喜若狂的外表。物质能带来精神的瞬间愉悦,伪装可以提升内心的短暂自信。凡人的自信可以从肤浅的美貌中获得。她们一点一点粉饰、修补镜中所见的不足与缺陷。

年老女人照镜子似乎懒洋洋,不愿意试图改变,在她们历经风霜的岁月中只求柔软的善待。真正的美,是接纳,是真实,而不是遮掩与伪装。

男人照R子,更多的是一种程序,一种发现。

照镜子是芸芸众生相。千人千面,千人千姿。有时是为需要,更是一种目的。有时是一种程序,无我,有了便好,没有也不坏。

人到中年,常常思考人生。即使一个人不照镜子,他的“镜子”也很多,以父母为镜,以老师为镜,以圣贤为镜,以爱人为镜,以朋友为镜,以万事万物为镜,以芸芸众生为镜。以生命为镜,以心相映,不虚妄有限生命。

我亦在文字之镜里照见自己。一面“文字”之镜常常照见自己生活、生命的多面之境。没有什么比这面镜子更令人醒悟开心了。我在苦闷抑郁时读到更多的境,是快乐时体会不到的境,它开阔如海的平面,无边无垠。没有什么比这更宽广的了,一丝小小的忧愁,一缕微微弱弱的抑郁,在海的面前就显得微不足道了,甚至忽略不计了。这面镜子的浩大超乎了人的想象。再有想象力的人也想象不到。这面心境不是想象出来的,是靠内心真诚的阅读,一点一点读出来的!

我会在陶渊明的东篱下、南山南的清悠里照见自己;我会在苏轼的“大江东去”的气势里照见自己;我也会在李白“飞流直下三千尺”的洒脱里照见自己;我还会在杜甫的“艰难苦恨繁霜鬓”的沉郁里照见自己,我更会在白居易的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世俗里照见自己。他们用只言片语的诗词提炼了自己,升华了自己,他们才是我一生的膜拜,一生的向往与崇敬。以镜自照,以文自照,以人自照,以日月明心自照。我要用我一生的锤炼,照见我内心的灵魂与丑陋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