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深坑

易中天在开封旅游时,看到了开封府的题名记碑,上面刻满了名字,是从公元960年到公元1105年共计146年间开封的历任知府。

易中天在碑上仔细地找了很久,却没有发现包拯的名字,便奇怪地问导游:“包拯权知开封府,为什么这块碑上找不到包拯的名字呢?”

в斡檬种缸疟闹屑湟淮ι羁铀担“包青天怎么可能没有呢?这里就是刻着包拯名字的地方。”

易中天更是惊讶,问:“为什么不刻他的名字,要用深坑代替呢?”

导游解释道:“不是用深坑代替名字,而是原本那里就刻着包拯的名字。从古到今,凡是来这里的人,都要摸一下包拯的名字,表达敬意,久而久之包拯的名字就被手指给磨没了。因为这个情况,历代工匠几次在那个位置重新刻上包拯的名字,可是结果都是一样,还是会磨没,而且这个位置越摸越深,最后就留下了这个深坑。”

听了导游的话,易中天沉默了,原本喧闹的游客们也安静了下来。大家自发地向这个深坑注视了很久,然后排着队,在深坑上摸了一下,才恋恋不舍地离开。

手指的力量很小,但是心的力量很大;那里虽然没有名字,但比有名字更加让人牢记。

相关推荐